分类信息网大全

首页 > 宁波

新东方小语种老师月薪 郑州新东方小语种

admin 2021-05-16 17:35:37 5126浏览量

在大学学小语种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欢迎大家关注。将陆续回答关于以色列、犹太、中东/近东和希伯来语等方面的问题。

2007-2011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希伯来语专业。当时属于季羡林先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建立的东语系,后来东语系解散,形成了若干不同的小系,希伯来语专业名正言顺地归于西亚系。

读希伯来语专业的原因是因为中学开始逐渐确认想读小语种专业。初一暑假自己找了本法语教材,老的北外版,但看得挺慢的,到高三毕业才看完两册。高一时我们中学要求大家上一个二外兴趣班,本周一次,不保质不保量。我们班被分配的是德语,用德语三百句这个教材。现在想起来,这一条教材其实是很方便实用的,特别是北大徐老师编的希伯来语三百句,要真学会了,在这边基本生活还确实够用。后来就从德语三百句出发,自己买了本速成德语教材,叫德语三百小时,后来又买了正式的大学德语教材和语法,到高三时,对语法基本了解了。当时还下载了一些诸如荷兰语、罗曼语言的学习资料。

喜欢归喜欢,但也没怎么好好学。高中课业还是比较重的。不过这些粗浅的经历,也让我意识到,小语种本身不神秘、不难学,因此也就敢于乐于选小语种做本科专业。高三参加北大提前招生考试,第一志愿选了希伯来语。本来是闹着玩的心态,因为在学校机房选专业的时候总死机,选了两次德语第一志愿都死机了,就改成希伯来语了。结果提交成功了。实在是缘分。

于是自己买了本徐向群老师编写的希伯来语语法看,发现和之前了解的欧洲语种完全不一样。最起码字母不一样,当然后来慢慢知道,词法、词汇本身也有许多不同。现代希伯来语,相对于古代希伯来语和其他闪族语句法欧化,这当然是后来才逐步了解的。当时觉得比较懵,以为自己这个闹着玩闹大了——能学好学会吗?不论如何,考上之后,高三暑假自己拿来北大编写的那一版教材自己学了几课——其实就是把字母学了一遍,印刷体和手写体都记熟了。这其实对我开学之后能尽快入门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

插一句:建议报考了小语种的同学,利用高三暑假自己自学一点。没必要学到上学之后掉以轻心的程度,这样让自己把我不好水平,事倍功半。比如我的德语,反反复复,各种不同水平不同功能的教材,学了三四遍,单词量一直连差强人意都达不到。到北大真辅修了的时候,却因为一开始什么都会频频缺课,考试对付个八九十分,一年基本上什么都没学到,该读不懂的还读不懂,该听不懂的更听不懂。真到了读硕士博士期间,发现古代中东/近东研究专业德语基本上是最重要的研究语言,结果读论文句子结构能明白,单词不够。怎么办?只能去德国按考级划分集训。所以说,如果大家真决定大学学小语种,那么之前那个暑假大概看看基础,课本头几课,看看语法概貌即可。特别有兴趣特别有精力的,不妨把时间花在本专业之外的另一门语言上努力自学,因为反正那门语言以后也不会和本专业一样一周十几个小时。不认识你选了希伯来语专业,高三暑假精神头特别足的时候,不如自学点阿拉伯语;你选了德语,不如自学点荷兰语;选了泰语,不如自学点老挝语。

但本专业能预习一点,开学后真会好很多。没有了神秘感和字母障碍,入门更快,成绩也能扎实。所以我能比较快地过渡到对语法、单词的关注上去。

具体说读小语种专业什么体验?不同时期的感受不同。读的时候,不识庐山真面目,说实话没什么感受。就每周写作文,天天背单词。大部分对于本科时代的印象,是和室友们卧聊聚餐八卦,可能抱怨过某项作业,某个外教,但没有反思过专业;关于专业,毕业之后开始有了各种层次的看法。

刚毕业到美国读硕士的时候,心里有些不甘和埋怨。觉得学小语种相当于没有“专业”。记得老师说得很好,你们这个语言学得再好,也不如在以色列长大的中国人说得好。除了语言课,我们有幸有若干门基础的以色列、犹太文化相关课程,北大的资源也让我个人了解了一些古代和当代中东方面的基础知识。但刚到美国的研究生院,总觉得在通史、理论、人文学科基础方面不够。而语言,用得少了,也难免有退化。所以毕业后一开始对北大的小语种专业有种觉得心有不甘的负面感受。更不用说,许多同学毕业后根本没有留在行业内,培养的人也浪费了。刚毕业时,不管是继续读书还是开始工作的同学,都纷纷质疑我们的专业是否有用。那时候当然也还没有提出一带一路。

然而,随着在哈佛读书时间越来越长,随着专业转到了古代以色列、圣经、古代中东/近东,本科打下的基础就显露出来了。首先,语法基础打得好,这方面我个人仍然认为北大比哈佛的希伯来语课做得更出色。希伯来语语法最重要就是那些元音点,当初徐老师加元音点可谓是达到了本能级水平,比以色列ulpan的老师都熟练,不亏是希伯来大学语言学硕士。虽然在本科掌握的不足徐老师水平十分之一,但应付哈佛的古代希伯来语课足够了,以至于后来做助教去教希伯来语,语法方面几乎也不用备课;

其次,当初班主任老师的几门以色列现当代概况和历史课程,让我作为一个古代专业的学生,从来没有在以色列、中东、巴以现代问题上是个完全的白痴。国内小语种专业圈有个说法,学什么语言就容易亲某种文化(我看到的一些美国人相反,他们学什么语言就对什么文化居高临下,虽然学得未必怎么样),而恰恰是北大这些基础的现当代课程,以及班主任老师丰富的在以色列生活经验,让我们班的同学对以色列这个国家一直抱有一个基本清醒的认识,能够不卑不亢地对待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也让我们的知识面基本上还是完整的。到了研究生期间,学古代,本以为思路会越走越窄,越走越专,结果感谢北大过去提供的氛围和习惯,反而让我学圣经历史的时候对巴以历史更感兴趣、学两河流域早期文明的时候对中国新石器时期城址之类话题越来越感兴趣,因此,在北大读了小语种,一开始觉得学得窄了,实则思路从未受限;

再次,北大老师对我们在专业方面的自信也让我受益匪浅。当初一位老师跟我们说:圣经希伯来语,以你们在北大现代希伯来语的基础,去美国半年就学他们两年的。我一开始不信。那时候——和现在一样——北大学生面对国外“一流大学”,总觉得低人一等。结果真到了哈佛上课,才明白这位老师说得很客观,不夸张。我第一年硕士,名义上圣经希伯来语是零基础,我就选了第三级的课,然后下半学期,又跳了两级,直接上了第六级也就是最高级,比较轻松地用一年上了额定三年的圣经希伯来语课。

直到现在,离大一已经十年了,仍然无时无刻不享受北大这个小专业给我带来的益处。从技能上,希伯来语专业给了我一个总能拾得起来的饭碗;在思路上,北大当时的文化课虽然有限,但能涵盖的都涵盖了,让我基本做到了读小语种专业并没有等于读个新东方。专业虽然是古代的,但近现代的东西基本框架还有,几次中东战争知道是哪年,谁给谁打;奥斯陆协议知道是什么大概内容;知道以色列建国之前几次锡安主义政权从无到有以及其建国过程中权力整合的基本脉络,知道建国后以色列政局从一家独大到小党林立的大概变化。这对一个在耶路撒冷哪怕只生活几个月到一年的人来说,是个很重要的知识背景。为此,我非常感激北大的老师们。

展望未来,希望北大的专业能越来越好,或者说我国的小语种专业能尽快从语言专业转变为某种文化、地区研究专业。以后或许一个人要至少学两种语言(希语专业或许应该有可以保障的阿语乃至其他古今中东语言的学习计划),但水平有所差别;文化课、理论课、比较类的课要尽量增加;本科出国交换的机会要增加,并且到了国外必须修语言课之外的课。

哈佛的“小语种”基本上就是这一个形式。虽然前面吐槽说他们的语言基础未必比国内好,但他们的专业设置是语言为基础加上各种由系所、导师与学生确定的专业课。

从学生的角度而言,国内的小语种专业或许最好能兼顾自身优势与国外经验。一方面语言的基础要包吃住,哈佛每周一小时那种不痛不痒的时间安排,课上练习不够,有些东西可能记不牢;另一方面,我们中国的小语种学生要有一个目前的学习目的。我们要成为有知识而不仅仅是有个技能的人,因为我们以后的工作岗位所要求的不仅仅是一门语言。就好像网上总有人问,我国有朝鲜族,为什么还需要朝鲜语专业?汉族人为什么要去学少数民族语言专业,能比人家本民族学得好吗?大家可能都会回答——会汉语,不等于中文系毕业。同样,中国人希伯来语说不过以色列人,但我们需要中国人研究他们的国家、历史、文化、国际关系、对华关系,因为我们有各种各样学术、传媒、商贸、外交类的岗位,需要一些了解文化和地域的人,需要不仅仅了解以色列也了解中东其他国家的人,需要了解犹太的历史、信仰、希伯来语文学、意第绪语文学、现代以色列对纳粹屠犹事件的态度、利用和宣传,以及海外犹太社区等各种各样、方方面面问题的人。这些都要求我们所学的不仅仅是一门语言。

在北大读希伯来语的经历,可以说做满足了这个要求的一个最基本的层面,希望今后能越来越好,这也是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大势所趋。

标签:新东方小语种老师月薪,郑州新东方小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