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信息网大全

首页 > 昆明

有关南京云锦的诗句?

admin 2021-09-21 07:18:19 35855浏览量

用什么成语来形容南京云锦

有关南京云锦的诗句?

齐梁时期的诗人、文学家张率的《绣赋》:“寻造物之巧妙,因饬化于百工,若夫观缔缀,与其依放,龟龙为文,神仙成像。总五色而极思,藉罗执而发想,具万物之有状,尽众化之为形。既绵华而稠彩,亦密照而疏朗。”西晋木华《海赋》:“若乃云锦散文于沙汭之际,绫罗被光于螺蚌之节”。唐朝李善注云:“言沙汭之际,文若云锦;螺蚌之节,光若绫罗也。”

东晋葛玄《赋帝内传》:“张云锦之纬,燃九光之灯”。北宋著名文学家王安石《送吴显道》一诗中,其诗云:“屏风九叠云锦张,千峰如连环。”明末文人吴村梅描写南京云锦:“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妆花云锦烂,冰蚕吐凤雾绡空,新样小团龙。”康熙皇帝《织造处阅机房》:“终岁勤劳匹练成,千丝一剪截纵横。此观不为云章巧,欲俭骄奢赌未萌。” 清朝著名书画家郑板桥《长干里》:“缫丝织绣家家事,金凤银龙贡天子。”

南京云锦的内容简介?

南京云锦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因其绚丽多姿,美如天上云霞而得名,浓缩了中国丝织技艺的精华,是在继承历代织锦的优秀传统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代表了中国丝织工艺的最高成就。有“寸锦寸金”之誉,至今已有1580年历史。南京云锦与成都的蜀锦、苏州的宋锦、广西的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在古代丝织物中“锦”是代表最高技术水平的织物。而南京云锦则集历代织绵工艺艺术之大成,位于中国四大名锦之首,元、明、清三朝均为皇家御用品贡品,因其丰富的文化和科技内涵,被专家称作是中国古代织锦工艺史上最后一座里程碑,公认为“东方瑰宝”、“中华一绝”,亦是中华民族和全世界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南京云锦木机妆花手工织造技艺是中国古老的织锦技艺最高水平的代表,于2006年列入中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于2009年9月成功入选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2009年8月《地理标志产品云锦》国家标准在南京通过国家级专家评审。南京云锦研究所被国家质检总局核批为首批地理标志使用企业,以及文化部批准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南京云锦是至善至臻的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珍品之一。吴村梅有一句诗就是用来描写南京云锦的:“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妆花云锦烂,冰蚕吐凤雾绡空,新样小团龙。”南京云锦是南京传统的提花丝织工艺品,是南京工艺“三宝”之首。南京云锦配色多达十八种,运用 “色晕”层层推出主花,富丽典雅、质地坚实、花纹浑厚优美、色彩浓艳庄重,大量使用金线,形成金碧辉煌的独特风云锦团龙云锦团龙格。由于用料考究,织工精细,图案色彩典雅富丽,宛如天上彩云般的瑰丽,故称“云锦”。现代只有南京生产,常称为“南京云锦”,至今已有1580年历史。南京云锦与成都的蜀锦、苏州的宋锦、广西的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与苏州缂丝并誉为 “二大名锦”)。云锦的“锦”字,是“金”字和“”字的组合,《释名·采帛》:“锦,金也。作之用功重,其价如金。故惟尊者得服。”这是说,锦是豪华贵重的丝帛,在古代只有达官贵人才能穿得起。明 赵震元《为李公师祭袁石寓(袁可立子)宪副》:“大人每称之曰:‘计部叹巧妇之炊,冏寺羡空群之顾,首山无庚癸之诺,埛野多云锦之胯。’”南京云锦是一种始于南朝而盛于明清的丝织工艺品,它历史悠久,纹样精美,配色典丽、织造细致,是纺织品中的集大成者。对于这样一种优秀的传统工艺美术品,我们仅限于原生态的继承和保护是不够的,还应该结合时代的特点,让云锦进入人们的生活,并对其进行改革和创新。[1] 云锦来历“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妆花云锦烂,冰蚕吐凤雾绡空,新样小团龙。”南京云锦南京云锦这是清朝诗人吴梅村赞美云锦的诗句(但诗中的“云锦”不是指一块布,它不作名词)。其实,明代时并没有云锦这个词,当时进入皇家的缎子称库锦、库缎和妆花。而云锦一词,来源于清代道光年间的苏州“云锦织所”,最早的文字记载则是出自于民国南京的《工商半月刊》。由于其用料考究,织工精细,图案色彩典雅富丽,宛如天上彩云般的瑰丽,“云锦”一词才开始流传。2历史发展编辑云锦起源于距今1500多年的六朝。在古代丝织物中“锦”是代表最高技术水平的织物,而南京云锦则集历代织锦工艺艺术之大成,位于中国古代三大名锦之首,元、明、清三朝均为皇家御用贡品,是皇家衣饰的主要用料。因其丰富的文化和科技内涵,被专家称作是中国古代织锦工艺史上最后一座里程碑,公认为“东方瑰宝”,亦是中华民族和世界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南京云锦的产生和发展与南京的城市史密切相关。南京丝织业最早可追溯到三国东吴(公元222年—公元280年)时期,东晋(公元317年—公元420年)末年,大将刘裕北伐,灭秦后,将长安的百工全部迁到建康(今南京),其中织锦工匠占很大比例。后秦百工中的织锦工匠继承了两汉、曹魏、西晋和十六国前期少数民族的织锦技艺。公元417年东晋在建康设立专门管理织锦的官署——锦署,被看做是南京云锦正式诞生的标志。从元代开始,云锦一直为皇家服饰专用品。明朝时织锦工艺日臻成熟和完善,并形成南京丝织提花锦缎的地方特色。清代在南京设有“江宁织造署”,《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就曾任江宁织造20年之久。这一时期的云锦品种繁多,图案庄重,色彩绚丽,代表了历史上南京云锦织造工艺的最高成就。南京云锦织造鼎盛时拥有3万多台织机,近30万人以此和相关产业为生,是当时南京最大的手工产业。1949年后,政府先后投资几千万元用于恢复和保护云锦,南京市云锦研究所还成功地科学复制了20世纪70年代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素纱褝衣”、北京十三陵定陵出土的明万历皇帝“织金孔雀羽妆花纱龙袍”等,但云锦仍然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局面,全国真正懂云锦技术的不过50人。云锦过去专供宫廷御用或赏赐功臣之物。劳伦斯·许设计的云锦库缎晚礼服劳伦斯·许设计的云锦库缎晚礼服现代云锦继承了明、清时期的传统风格而有所发展,传统品种有妆花、库锦、库缎等几大类(见“妆花”、“库锦”、“库缎”),库金、库锦等等以清代织成后输入内务府“缎匹库”而得名,沿用至今。妆花类织物是代表云锦技艺特色和风格的品种,图案布局严谨庄重,纹样造型简练概括,多为大型饱满花纹作四方连续排列,亦有彻幅通匹为一单独、适合纹样的大型妆花织物(如明、清时龙袍、炕褥毯垫等),用色浓艳对比,常以金线勾边或金银线装饰花纹,经白色相间或色晕过渡,以纬管小梭挖花装彩,织品典丽浑厚,金彩辉映,是云锦区别于蜀锦、宋锦等其他织锦的重要特点。1949年后,在传统品种的基础上创新品种,如雨花锦、敦煌锦、金银妆、菱锦、装饰锦及台毯、靠垫等,供应蒙、藏兄弟族服饰和书画装裱、旅游纪念品、外贸等的需要。截止2009年,了解云锦的人很少,即使是南京人亦是如此.关于云锦的书则更少,南京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南京云锦》,倒是既可以满足欣赏者的好奇,又可以作为云锦研究者的案头书。著名红学家李希凡先生称赞这本书“把云锦的美充分地表现出来了”。截止2009年,南京生产的云锦除出口做高档服装面料及供少数民族服饰、演出服饰外,又发展了新的花色品种,如云锦台毯、靠垫、被面、提包、马夹、领带、挂屏、手机套、桌旗、云锦笔筒、名片盒等日用工艺品。40多年来,南京云锦的科研人员经过努力,把濒临消亡的南京云锦织造工艺逐渐恢复,并搜集整理了云锦图案和画稿,培训艺徒,恢复了失传品种“双面锦”、“凹凸锦”、“妆花纱”等,复制了汉代的“素纱禅衣”、宋代“童子戏桃绫”、明代“妆花纱龙袍”等珍贵文物,并征集收藏了900多件云锦实物资料,为南京云锦的研究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南京云锦又面向市场,开发了服饰、工艺画屏、日用饰品等众多工艺礼品及消费品,受到市场的欢迎。3独特工艺编辑云锦的诞生应归功苏州的缂丝,它实际是苏州缂丝衍生出来的附属品。南京云锦工艺独特,用老式的提花木机织造,必须由提花工和织造工两人配合完成,两个人一天只能生产5-6厘米,这种工艺至今仍无法用机器替代。云锦主要特点是逐花异色,通经断纬,挖花盘织,从云锦的不同角度观察,绣品上花卉的色彩是不同的。由于被用于皇家服饰,所以云锦在织造中往往用料考究、不惜工本、精益求精。云锦是用金线、银线、铜线及蚕丝、绢丝,各种鸟兽羽毛等用来织造的,比如皇家云锦绣品上的绿色是用孔雀羽毛织就的,每个云锦的纹样都有其特定的含义。如果要织一幅78厘米宽的锦缎,在它的织面上就有14000根丝线,所有花朵图案的组成就要在这14000 根线上穿梭,从确立丝线的经纬线到最后织造,整个过程如同给计算机编程一样复杂而艰苦。南京云锦,南京云锦龙袍(局部)南京云锦龙袍(局部)技艺精绝,文化艺术蕴义博大精深。色彩艳丽,晕色和谐,民族纹样,奇异变幻,自然天成。它具有鲜明的中国吉祥文化的深厚底蕴。皇帝御用龙袍上的正座团龙、行龙、降龙形态,代表“天子”、“帝王”神化权力的象征性。与此相配的“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的十二章纹,均有“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统领四方,至高无上”的皇权的象征性。祥禽、瑞兽、如意云霞的仿真写实和写意相结合的纹饰,以及纹样的“象形、谐音、喻意、假借”等文化艺术造型的吉祥寓意纹样、组合图案等也无一例外。云锦的纹样图案,表达了中国吉祥文化的核心主题的设计思想是:“权、福、禄、寿、喜、财”六字要素,表达了人们祈求幸福与热情向往。这就是南京云锦纹样服饰不但具有珍稀瑰宝、昂贵的历史文物价值,而且它亦是雅俗共赏、典藏吉祥如意的民族文化象征。4配色艺术编辑“锦”,并不只因其材料考究、制作费工而贵重,更重要的是:它是用美丽的五色彩丝织出优美的图案花纹,是一件精美华丽的丝织艺术品。《六书故》云:“织彩为文曰锦”;李时珍《本草纲目》“锦”的释名说:“锦以五色丝织成文章,故字从帛从金……”可见,优美的纹饰和华美的色彩装饰,是构成“锦”华贵的最重要的因素。中国彩锦生产,有悠久的历史。春秋战国时期的襄邑织文和东汉时期起始闻名的川蜀织锦,是中国古代艺术成就很高的著名彩锦。唐、宋以来,彩锦的发展达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除重视纹样的创造外,色彩的配合装饰也被看做是一项重要的设计和意匠,极其重视而考究。在色彩装饰上,各个时代的彩锦,有其各自的风格和特色。如唐代的彩锦,配色浓丽而典雅,具有一种明朗而健康的气息。宋代的彩锦,配色淡雅而文静,给人以秀美而清新的享受。元代的织锦,则由传统的注重配色转变为崇尚用金作主体表现,这在中国锦缎装饰上是一个极为突出的转变。明、清两代的织锦,在元代盛行用金风气的影响下,既重视配色,又考究用金,两种装饰方法被兼收并蓄,形成金彩并重的锦缎装饰新风貌。在色彩感情上,范冰冰出席戛纳电影节的云锦礼服范冰冰出席戛纳电影节的云锦礼服中国的传统向来爱好温暖、明快、鲜艳和强烈的积极色,不喜欢弱色和多次的间色。因此,青、红、黄、绿、紫、白、黑,成为中国装饰用色上的主要色彩。这从中国的民间刺绣、京剧的舞台服装、少数民族的服饰和宫殿式建筑的彩绘上,均可看到这种装饰用色的典型特色。云锦的用色,也继承了这个民族装饰用色的传统。在元代用金风气的影响下,结合御用服饰和宫廷装饰的具体实用要求,形成了自己的用色规律和装饰特色。在封建社会里,作为御用高级织物的云锦,它的纹饰设计和色彩装饰必须服从于使用者的喜爱心理和特定环境的实用要求。云锦是供帝王后妃服用的,因此它的色彩装饰必须能够显示出一种庄严、华丽、高贵、典雅的气派,方能适应于使用者的身份,协调于宫廷里的华贵气氛。中国封建社会的宫廷建筑群中,有的特别庄严,专供朝见、祭祀等用;有的特别雅致,专供帝王读书、憩息;有的特别豪华,如专供歌舞、饮宴用的;有的特别绮丽,如专供帝王后妃居住生活。在这些特定环境中,云锦就必须与周围的环境相协调、相衬托才行。因此,这特定的使用对象和特定的使用环境,不仅决定了云锦图案的纹样内容及其表现形式,同时也决定了云锦配色的基本主调。“远看颜色近看花”,是中国民间染织设计上掌握成品效果的一句名言。它是说,一件好的染织设计,既要有优美的图案花纹,还须有动人的色彩装饰。这是因为作用于人们视觉的第一眼效果,首先是色彩,然后才是花纹。在云锦设计上,艺人也有这样一句话,叫做“跑马看妆花”。“妆花”是云锦织物中色彩最华美、配色最丰富的织物。骑在奔驰的马背上看妆花织物,只能是一瞬间的工夫,要给骑在马上的观者立即得到鲜明而强烈的印象和美的感受,主要是靠色彩效果起作用。当然这并不是说,云锦成品的艺术效果真是用这种方法去检验,而是说明云锦设计艺人,深刻地理解到色彩装饰在成品效果上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掌握了这个诀窍,就能够创作出很多图案优美而色彩又强烈动人的优秀作品来。云锦图案的配色,主调鲜明强烈,具有一种庄重、典丽、明快、轩昂的气势,这种配色手法与中国宫殿建筑的彩绘装饰艺术是一脉相承的。就“妆花缎”织物的地色而言,浅色是很少应用的。除黄色是特用的底色(只有皇帝的袍服和御用的装饰织料才能使用黄地色)外,多是用大红、深蓝、宝蓝、墨绿等深色作底色(也有用黑色作底色的,但极少用)。而主体花纹的配色,也多用红、蓝、绿、紫(包括酱色)、古铜、鼻烟、藏驼等深色装饰。由于运用了“色晕”和色彩调和的处理手法,使得深色地上的重彩花,获得了良好的艺术效果,形成了整体配色的庄重、典丽的主调,非常协调于宫廷里辉煌豪华和庄严肃穆的气氛,并对封建帝王的黄色御服起着对比衬托的效果。在云锦图案的配色中,很多是根据纹样的特定需要,运用浪漫主义的手法进行处理的。如天上的云,有白云、灰云、乌云……,如把云锦中常用的各种云纹按照生活真实的色彩去处理,其结果不但不能产生美感,反而破坏了图案整体配色的和谐。在云锦纹样设计上,艺人们把云纹设计为“四合云”、“如意云”、“七巧云”、“行云”、“勾云”等等造型,是根据不同云势的特征,运用形式美的法则,把它理想化、典型化了。它和生活中云的真实形态虽差距很远,但人们看起来却很容易识别出这是云纹的描绘,并且感到它比真实的云更美。这就是艺术创造上典型化、理想化所取得的动人效果。云锦妆花云纹的配色,大多用红、蓝、绿三种色彩来装饰,并以浅红、浅蓝、浅绿三色作外晕,或通以白色作外晕,以丰富色彩层次的变化,增加其色彩节奏的美感。蓝色的云、绿色的云是违背生活真实的,但正如词中的“碧云天”一样,千年来脍炙人口,并没有人说它描绘得不真实,相反地却交口赞誉其传神。云锦妆花织物上云纹的这种配色,也就是这个道理。它不仅丰富了整个纹样色彩的变化,而且加以金线绞边,这就更符合人们对祥云、瑞气和神仙境界的想像与描绘。五彩祥云和金龙组合在一起,表现出“龙”翱翔于九天之上,就更符合于封建统治者的心理,为统治者所喜爱。又如生活中的莲花,有红色,有粉色,有白色;然云锦图案中的莲花,多用蓝灰或紫灰颜色表现。云锦中“缠枝莲”的图案,应用是很多的,这是由佛教艺术影响而来。宗教艺术常常要求表现庄严、沉着、宁静。蓝灰和紫灰色的莲花,虽然是违背生活真实的,但它却符合宗教的要求,符合艺术的法则,因为这种配色适合于具体图案色彩变化的需要,因此人们承认了它,并且喜爱了它。在云锦图案的配色中,还大量地使用了金、银(金线、片金,银线、片银)这两种光泽色。金、银两种色,可以与任何色彩相调和。“妆花”织物中的全部花纹是用片金绞边,部分花纹还用金线、银线装饰(“金宝地”织物,使用金银线就更多了)。金银在设色对比强烈的云锦图案中,不仅起着调和和统一全局色彩的作用,同时还使整个织物增添了辉煌的富丽感,使之更加绚丽悦目。这种金彩交辉、富丽辉煌的色彩装饰效果,是云锦特有的艺术特色。云锦妆花织物的配色,之所以能够获得浓而不重、艳而不俗、对比而不刺激的庄重典丽效果,是由于它巧妙地运用了“色晕”的装饰方法和“片金绞边”、“大白相间”对比调和的处理技巧。所谓色晕,就是色彩的浓淡、层次和节奏的表现。色晕(亦叫“润色”)的具体运用,就是将图案的大朵主题花和某些块面较大的宾花,用深浅不同的色调,几重织出。大朵的主题花,一般多用“三晕”表现。较大块面的宾花,视花纹块面的大小和整体配色的变化需要,有用“三晕”表现的,也有用“两晕”表现的。三晕,即分成三段层次的色阶;两晕,即分成两段层次的色阶,形成节奏分明、逐深逐浅的色彩层次,表现出花纹的立体效果和生动精神。由于深浅色阶的过渡和变化,不仅减弱了地和花,或花与花之间色彩对比的刺激性,同时也增添了色彩的节奏感与韵律感。再加以“片金绞边”,使彩花更加显现突出;“大白相间”使对比强烈的色彩得以统一调和,因而使得整个纹样的配色,获得了庄重典丽、繁而不乱、明快醒目、统一和谐的优美效果。色晕的运用,有两种方法,里深外浅的(如最里层晕色为大红、中层晕色为浅红、外层晕则为粉红),叫做“正晕”;外深里浅的,叫做“反晕”(艺人也叫它为“反绞”)。正晕、反晕的运用,是根据纹样“显妆”的要求和整体色彩变化的需要来决定。通常运用的,主要是正晕。有时织品的地色为浅色,适当地运用一些反晕,则更能突出显妆的效果。也有时在大片的正晕花纹中,有意识地穿插一点反晕的小花纹,可以起到“平中求奇”的变化效果。一般说来,除特殊情况、特殊需要外,都是运用正晕表现为主,反晕只是作为陪衬和点缀而已。如果不恰当地运用了反晕,艺人则叫它为“海绞”。海绞的意思,就是不合法度的晕法,它在色彩的整体效果上是起破坏作用的。色晕也叫做“润色”(简称之为“润”),分“两润色”和“三润色”两种。两晕色(两润):深、浅红;葵黄、绿;玉白、蓝;古铜、紫;羽灰、蓝;三晕色(三润):水红、银红配大红;葵黄、广绿配石青;藕荷、青莲配紫酱;玉白、古月配宝蓝;秋香、古铜配鼻烟;银灰、瓦灰配鸽灰;枣酱、葡灰配古铜;深、浅古铜配藏驼。这虽是一个不完全的材料,却是云锦织造配色在长期的实践中,锤炼出来的规律和经验。色晕的口诀有多少?时间已久,无法查考。过去师傅传徒弟,总要留一手看家本领。代代相传,各留一手,到后来就所剩无几了。5色彩分类编辑简介云锦使用的色彩,名目非常丰富。如把明、清两代江宁官办织局使用的色彩名目,从有关的档案材料中去发掘,再结合传世的实物材料去对照鉴别,定可整理出一份名目极为丰富并具有民族传统特色的云锦配色色谱来。清朝末年以后,民间云锦织造业常用的色彩约有数十种:赤橙色系属于赤色和橙色系统的有大红、正红、朱红、银红、水红、粉红、南红、桃红、柿红、妃红、印红、蜜红、豆灰、珊瑚、红酱等。黄绿色系属于黄色和绿色系统的有正黄、明黄、槐黄、金黄、葵黄、杏黄、鹅黄、沉香、香色、古铜、栗壳、鼻烟、藏驼、广绿、油绿、芽绿、松绿、果绿、墨绿、秋香等。青紫色系属于青色和紫色系统的有海蓝、宝蓝、品蓝、翠蓝、孔雀蓝、藏青、蟹青、石青、古月、正月、皎月、湖色、铁灰、瓦灰、银灰、鸽灰、葡灰、藕荷、青莲、紫酱、芦酱、枣酱、京酱、墨酱等。6图案构成编辑简介云锦图案常用的图案格式有:“团花”、“散花”、“满花”、“缠枝”、“串枝”、“折枝”、“锦群”几种。

标签:有关南京云锦的诗句?